三零谷

回想昨日雨中的雷

       轰鸣,暴动。来自于原野的声响,以前令我惧畏的事物,现在令我敬佩。
       简洁的色彩,绚烂了整个渴望密雨与遮阳云的天空、地圹。来自土表的雨燕旋霄,它亲吻温凉的夏雨,半枯的枝条被热情的呼风捶折,不要急,就算是折断了,也不要急。
       你看那垂头的大花朵啊,她柔嫩的华瓣展出美丽的姿态,袅娜娉婷,似露出欣慰的、别离的笑,那让我向往。
       他们的绝,是雷暴赋予的美。不是在说暴虐那种肮脏,而是电火——那种恣意的、让人眼前闪曳不断的、唯心的觉!
       黑压压地漂浮物让我不由嫉妒,竟可与雷共舞,在华美的吊灯下深深低唱,她也只能兴奋地低唱,她不会懂的雷电的哀伤,尽管他无时无刻不在苦中作乐!
       呵,我和雷相连的媒介——请原谅,空气是我最憎恶的存在,他是虚,让我惊醒雷电是不可相处的!
       别无选择,我捧起接下的雨水,与土壤共享雷电的怅然……